“一锤”平千里——记“云岭首席技师”施鸿

2021年04月29日 10:42 来源:曲靖日报

施鸿(右)检查钢轨。

施鸿对检查出的问题认真作记录。

4月20日21时,夜风轻拂,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有限公司曲靖工务段探伤车间曲靖探伤工区里,“云岭首席技师施鸿大师工作室”的灯还在亮着,曲靖工务段调度指挥中心波形回放组组长施鸿坐在办公桌前,眼睛盯着电脑屏幕,一串串数据、一个个波形图不停地跳跃着。

探伤工李小操来到门口他都浑然不知,准备请教一个探伤技术问题的李小操又回到宿舍:“经常看到施大师研究问题到深夜,我们都不忍心打断他的思考。”

在工区,大家都叫施鸿“施一锤”,因为他钢轨探伤技术高明,经常能在钢轨的“疑难杂症”诊断上一锤定音。

探伤工是铁路上的一个工种,钢轨由于受到列车碾压和热胀冷缩的变化,经常会产生一些病害,甚至发生断轨,给列车运行带来巨大的安全隐患。为确保“五一”期间铁路运输安全,为乘客提供一个安全舒适的乘车环境,这个段成立以施鸿为首的探伤小组,对管辖滇黔两省内700多公里的山区铁路开展加密探伤检查,及早发现并消除设备隐患。

“施一锤”的由来

1990年,施鸿到铁路上工作,一开始是一名线路工,繁重的体力活让施鸿有些吃不消,“那时候,我就羡慕探伤工区的职工,看着他们整天推着探伤仪在线路上行走,探伤仪屏幕上还有很多看不懂的波形图,感觉很‘高大上’。”

施鸿想成为一名探伤工。1992年,机会来了,探伤工种招人,施鸿通过考核,成为一名探伤工。到了探伤工岗位之后,施鸿才发现,这个工种没有看起来那么轻松简单。

于钢轨而言,钢轨探伤仪就像人做B超一样,通过波形来判断有些藏在钢轨内肉眼看不到的伤损。第一年他都是在跟班中度过,只能帮师傅们拎水、给探伤仪加水。他很想早日推上钢轨探伤仪,成为一名真正的“钢轨医生”。老师傅告诉他:“要好好珍惜,这是你最后一年的好日子了。”施鸿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每天拎拎水算是什么好日子?

拎水时,施鸿也不想闲着,他每次出去都要拎着一把锤,师傅们推着探伤仪的时候,他就走在前面拿着小锤敲击,师傅说通过用锤来敲击钢轨也能够发现一些伤损。有一次,施鸿敲着敲着就发现了一处伤损,这让施鸿高兴得就像吃了蜜糖一样。

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施鸿每次出去都要走在前面拿着小锤敲击,技术见长,每个星期他都能发现3个左右的隐患,拿到不少奖励。一时间,施鸿在工区名声大噪,获得了“施一锤”的绰号。

跟班时多学多问,回到工区后施鸿又在训练基地练习。一年的学习期过后,施鸿已经能够大致掌握如何使用钢轨探伤仪了。“最关键的就是要把仪器推平稳,这样探头与轨面结合得才紧密,反馈的波形才准确。”

1996年,施鸿在原昆明铁路分局的探伤工比赛中斩获第二名的好成绩。一般来说,一名探伤工能够独立干活需要三年时间。然而,短短三年,施鸿就能在大赛中获奖,这让工友们都觉得不可思议,于是“施一锤”的绰号在曲靖工务段叫得越来越响。

担责任就得涨“医术”

以“一锤”而出名,但施鸿深知,单靠“一锤”的本领是远远不够的。

施鸿说,作为一名探伤工,责任很重,压力也很大。每次探伤过后,钢轨就要“服役”一定时间才进行第二次“体检”,如果探伤工不能及时发现隐患,就给列车行车安全埋下“不定时炸弹”。“自己真正开始探伤,才明白老师傅为何说我拎水那年是最后一年好时光。一开始探伤结束后,我经常会因为害怕漏掉隐患而睡不着觉,这刺激着我不断提升自己的探伤水平。”施鸿补充说。在这些年的工作中,施鸿经历了探伤设备从波形探伤仪到图像探伤仪的升级换代。“无疑,新的技术新的设备功能就越先进,但这也促使着我们探伤工不断学习新技能才行,否则就会跟不上时代发展。”

施鸿“玩”过四代探伤仪,每一台探伤仪他都能轻松驾驭,每一样标准都能熟记于心。

探伤像医生的医术一样,探伤工也讲究“医术”,有的隐蔽病害需要精湛的“医术”才能判断得出来。为此,施鸿工作之余还常常研究,哪些隐患是比较难发现的。

在施鸿的工作中,钢轨SC-325道岔翼轨变截面伤损高发是一大“疑难杂症”。

SC-325道岔翼轨由于制造缺陷,变截面区伤损高发,轨底伤损较为突出。施鸿和工作室成员现场搜集探伤难点,制作SC-325道岔翼轨探伤人工对比试块、探伤工艺,对现场探伤灵敏度调整、探头扫查范围、扫查偏角、关键部位探测重点及作业安全注意事项及时提出改进方法,经现场反复实验及论证后形成作业指导书,并在工务系统推广应用。

有需要就啃“硬骨头”

2016年,云南铁路迎来历史性时刻——高铁开通。

在高铁开通之前,成千上万名铁路职工付出了辛勤的汗水,施鸿也是其中一员。“开通高铁,是我们铁路人的骄傲,以前探伤都是在普速铁路上,高铁要开通了,列车速度更快,我们的责任和压力就越大。”施鸿说。

“施一锤”迎来新使命。

为了确保高铁按期开行,施鸿被任命为探伤验收组组长,负责沪昆客专昆明南至贵阳北段、云桂铁路昆明南至百色段钢轨探伤验收工作。时间紧任务重,工作要求高,施鸿和工友们没有退路,决不能有一丝一毫耽搁。

沪昆客专昆明南至贵阳北段、云桂铁路昆明南至百色段近800公里,是云南省出省的重要通道,铁路所经过的地方多为山区,交通不便。施鸿说:“我们一时不方便,是为了以后更多的人方便。”

施鸿和验收组工友们起早贪黑,每天六点就起床,带上干粮和水就出发,许多地方离公路远,只能走路前进去作业点,中午就靠吃面包、压缩饼干和火腿肠充饥,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到住处。

哪里需要他们,他们就出现在哪里。连续奋战3个月,施鸿和组员们走遍了沪昆客专昆明南至贵阳北段、云桂铁路昆明南至百色段的每一米钢轨,按要求完成了探伤验收任务,为云南进入高铁时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“铁路线那么长,光靠自己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。”成为云岭首席技师大师工作室“掌门人”后,施鸿把精力放在传技能、带队伍上,培养出一大批确保安全生产的尖兵。他手把手带出的4名探伤工取得本工种高级技师资格,9名探伤工取得本工种技师职业资格,成为护卫铁路运输安全的主力军。

施鸿在钢轨探伤领域从业近30年,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探伤本领,依靠着高超的探伤技术,兢兢业业守卫着千里铁道线的安全平稳。他多次参加铁路探伤“疑难杂症”判定,编制探伤工艺、制定探伤作业指导书并推广,组织攻坚难题20余次,成为全路探伤领域的领军人物,2016年被评为“云南省云岭首席技师”,并入选原中国铁路总公司工务系统探伤专家;2019年以第一名的成绩被评为昆明局集团公司“昆铁工匠”。

责任编辑:钱品瑞